十月份光伏补贴的竞标价格已经低于5欧分/度,同时2018年的可再生能源分摊费相比今年也要降低。尽管“牙买加联盟”以及关于能源政策的发展路线并不是很清晰,但是跨领域的讨论仍在继续进行。今年十月份电力现货市场的电价在正负价格两端都又一次实现了破纪录。

Average weighted award level for PV-tender in Germany, (Source: Energy Brainpool)
© Energy Brainpool

今年十月一日光伏中标量为200兆瓦,共750兆瓦容量参与招标,超额认购的部分主要集中于竞价较低的一侧。中标的项目补贴价格区间在4.29至5.06欧分/千瓦时,平均补贴为4.91欧分/千瓦时,相比于六月的招标均价降低了0.7欧分/千瓦时,中标项目主要位于拜仁州,其中三个项目的总装机容量达20兆瓦(资料来源:Bundesnetzagentur),图一展示了2015年四月至今光伏中标补贴均价,其中红色标注为丹麦德国跨境竞标。单从2016年底至今中标价已经降低了2欧分/千瓦时。

图一:德国光伏中标均价(资料来源:Energy Brainpool)

图一:德国光伏中标均价(资料来源:Energy Brainpool)

利好消息是,2018年的可再生能源分摊费相比于今年的6.88欧分/千瓦时下降了1.3%到6.792欧分/千瓦时,十月中旬各大输电网运营商公布了明年的可再生能源分摊费,下降的原因是因为可再生能源账户里有足量的可再生能源补贴金以及前段时间电力现货市场电价的上涨(资料来源:Bundesnetzagentur)。但是即使明年可再生能源分摊费不会上涨,对于能源经济中的税收及分摊费体系也需要一个根本的改革,要做到这样需要两手抓,首先要从用户端去负荷,其次也要让电力供应在供暖及交通领域更有竞争力。

因此,几乎所有的利益团体都将能源的跨领域研究提上日程也就显得不足为奇。地方企业联盟主张在电网、灵活性资源及储能领域的投资,同时要对现有的可再生能源分摊和补贴机制进行一定的修改,从而让其他行业的电力使用更加经济(资料来源:Energate)。联邦可再生能源协会则认为,只有税务改革才能让能源跨行业取得一定的成功,其中要将碳定价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才行。协会会长Röttgen先生说:“对于市场修订需要从碳税收入手,另一方面,要让用户不掏更多的钱,必须要取消电力税费”(资料来源:Energate)。德国能源署针对能源跨行业则牵头开展了题为《让能源改革整体化》的研究(资料来源:德国能源署)。同Open Grid Europe一样,德国能源署也认为,对于廉价且安全的技术融合体,德国燃气经济和燃气管网高达80%脱碳率的时候将作为重要的基础设施。

关于能源跨行业的更多内容您可以通过报名参与今年11月28日在柏林举行的“跨行业的机遇与挑战”研讨会进一步了解。

各个利益团体和工业用户在调整税收体系之后的压力自然是由目前基民党、基社党、自由民主党以及绿党之间的联盟对话引起的,“牙买加联盟”各方对于能源行业的改革基本达成统一。可以确定的是,新联邦政府的能源政策将会成为的新政府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原定于10月26日举办的关于能源政策的会谈,也因此改期,会议主题为德国弃核和碳价等尚存争议的点。您可以详细阅读《关于“牙买加联盟”下的能源市场的五点要素》。

电价长期的波动基本伴随着碳价格的走势,同时也受二氧化碳最低价、脱碳计划以及对法国核电安全性的考虑的影响。如图二所示,2018年电力基荷电价与煤炭价格的走势基本相互吻合(见橙色曲线)。电价从10月初的34.75欧元/兆瓦时涨到十月底的37欧元/兆瓦时。

图二:2017年十月年前电价曲线(K线图)(德国及奥地利市场)和煤炭价格曲线(橙色曲线)(数据来源:Montel)

图二:2017年十月年前电价曲线(K线图)(德国及奥地利市场)和煤炭价格曲线(橙色曲线)(数据来源:Montel)

电力现货市场上的风能首先占据了主导因素,十月份的飓风Xavier和Herwart使得风力发电峰值达到了近40GW,因此十月份的电价波动也十分巨大,图三展示了不同能源的发电并网情况以及对应的电价变化曲线。在经历了十月初较低的电价水平后,该月18号现货市场均价达到了52欧元/兆瓦时,十月末电价则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跌落,并于29号跌至-52.11欧元/兆瓦时,上一次日前电价达到这一水平还要追溯到2012年的十二月日前市场电价。同时周六也出现了负电价,为-9.3欧元/兆瓦时(数据来源:Montel)。十月最后一个周末的电价及发电情况分析详见这里

图三:2017年德国发电量及电价变化曲线(数据来源:Energy Brainpool)

图三:2017年德国发电量及电价变化曲线(数据来源:Energy Brainp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