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排放交易计划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17年有所增加。而在德国,情况则相反。因为购电协议的存在,企业越来越关注可再生能源,而中国去年在风能和光伏领域的投资几乎占到全部投资的一半。德国联邦财政部长Altmaier正致力于《可再生能源法》和《热电联产法》的紧急改革。而随着大宗商品的发展,期货市场商品价格达到了近四五年来的最高值。

CO2排放的混合平衡

欧盟委员会的评估显示,在欧洲排放交易计划下2017年的CO2排放量出现了7年来的首次增长。根据Sandbag提供的基于英国气候保护组织的信息,在过去一年里,CO2排放量平均上升了0.3%,达到17.5亿吨。造成这一增长的来源主要是工业,尤其是大规模钢铁生产企业。此外,能源工业的排放量仅下降了1%,原因在于水力发电和核电的低发电量被燃气发电厂所抵消(数据来源:Sandbag)。

而另一方面,德国的情况则较为乐观。德国在碳排放交易中的CO2排放量略有下降。据联邦环境局资料显示,此次减幅高达3.4%。能源工业在减排上的贡献突出,减排约470万吨。一些燃煤电厂向电网储备和供应安全储备转移,导致排放减少1370万吨。然而,工业和交通等其他领域的排放增加,使得德国在2017年排放了近9.05亿吨的温室气体(见图1)。与1990年相比,降幅达到27.7%。而德国气候发展目标之一则是到2030年,这一降幅将翻一番,达到55%(来源:UBA)。

图1:1990年至2007年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单位为1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来源:UBA)

依赖可再生能源和购电协议的公司

2017年,互联网商业巨头谷歌Google首次用可再生能源完全覆盖电力需求,并在今年4月宣布了这一消息。(来源:Google)。谷歌与风能和太阳能项目达成的一系列协议,使其能够完全利用可再生能源满足数据中心和IT基础设施的电力需求。2017年,谷歌共购买了300万千瓦的发电量。

另一个基于购电协议的太阳能项目正在西班牙开发。项目开发商Baywa Re和挪威能源集团Statkraft就已经购买170兆瓦“Don Rodrigo”太阳能电站的条件达成一致。购电协议有15年的时间框架和每年300千瓦的体量。这并不是西班牙唯一一个没有政府支持的太阳能项目。除了通过投标获得报酬的近4吉瓦的项目,还有29吉瓦的项目管道。从西班牙光伏联盟(UNEF)的角度来看,其中许多项目将基于购电协议(来源:PV-Tech)

在2017年,德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比2016年减少了三分之一,但全球对可再生能源(不包括主要水电项目)的投资增长了2%,达到了2800亿美元。特别是中国,去年的光伏产业繁荣创造了1250亿美元的记录,占全球投资的45%。

投标仍然带来惊喜

可再生能源的投标仍能带来惊喜,这一点在德国的联合投标中得到了证明。在德国,风能和光伏相互竞争200兆瓦。在2018年4月1日的招标前,行业将风能视为联合投标的主要赢家。然而,结果却完全不同:光伏发电赢得了所有投标,并以4.67ct/kWh的体积加权平均值胜出。点击链接查看该投标的详细分析。(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们这项投标的详细分析)

此外,海上风能项目的招标过程也并非没有重大的意外。在波罗的海和北海分别有三个项目获得了1600MW的发电能力。虽然装机容量加权平均附加费为4.66ct/kWh,但不同项目的附加费值有很大不同。Örsted(钱东能源)为其420兆瓦的“Borkum Riffgrund West 1”提供了0 ct/kWh的服务,没有任何报酬,但只能通过电力市场收入进行再融资。另一方面,丹麦集团还成功地启动了一个离岸项目,出价9.83ct/kWh(来源:联邦网络局)。一般而言,海上小项目的特点是附加费用较高,因为安装涡轮机的规模经济低于大型海上风力场。

热电联产法和可再生能源法的紧急改革

联邦经济部(The Federal Ministry of Economic Affairs)部长Altmeier先生计划在2018年7月通过立法程序,在热电联产和可再生能源法中引入一系列新规定。新建热电联产电站将会以与现有工厂相同的方式处理,并可免除自行耗电量的EEG征款。在与欧盟委员会协商后,该规定将于2018年1月1日期追溯生效。

但在暑期之前,EEG也会有变化。特别是,这涉及到修正陆上风电竞标条件,修正方案需要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民用能源公司在没有联邦许可的情况下投标的特权将最终被废除。由于下一轮陆上风电招标将于2018年8月1日举行,届时规则必须有所改变。

此外,在太阳能和风能的竞标中,补贴的最高价值将被降低。陆上风电的最大值为5.7ct/kW。目前,最大值6.3 ct/kW。光伏的最大值由8.91 ct/kW降至6.5ct/kW

然而,联合协议中仍提到的2019年和2020年每个风能和太阳能4000兆瓦项目的特别招标,在“100天法”中是找不到的。环保协会、绿党和社会民主党对这一问题的争论尤为激烈,因为在短期内不设定条件的情况下,特别招标的可能性会降低。通过这种方式,尽快消除2020年的气候保护差距。

电价达到4.5年高点

期货市场相当乐观。德国2019年的基荷成交价从4月份的36欧元/MWh升至超过39/MWh,4月30日周一达到4年半新高。自2013年以来,德国从未出现过如此高的远期市场价格。市场参与者主要指的是强劲的煤炭市场,加上强劲的CO2-证书价格推高了电价(来源:Montel)。甚至连40欧元关口也不再是一些交易员的禁区。然而,2018年5月相比于2019年相比大幅下降:从超过33欧元/MWh到2018年4月底略高于31欧元/MWh。图2显示了从3月中旬到4月底,德国2019年基荷成交价。

图2:2018年3月中旬至4月底2019德国年前基荷电价发展(来源:Montel)

在现货市场,可再生能源的强劲势头尤其引人注目。德国平均有12%的电力是由光伏所发,而风电占21%(来源:PV杂志)。由于可再生能源利用率高,4月份现货市场价格处于相对较低水平。图3显示了2018年4月德国各类发电技术的小时发电量。

图3:2018年4月德国的发电和现货价格(来源:Energy Brainp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