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年2月,各方就联合协议和商品交易价格的课题进行的谈判都不是很顺利。此时购电协议(PPAs)显得越来越有吸引力,并且可再生能源招标的结果说明了一切。

Energy Brainpool
© Energy Brainpool

新联合政府

在2月初举办的E-World展会,暨欧洲能源行业最重要的会议),德国社民党和基民盟/基社盟就能源和气候领域达成联盟协议,各方都急切希望解决以下问题:

  • 改变风电招标条件(废除了能源公司参与时不需提供许可证的规定)
  • 在2019年和2020年,为2000兆瓦以上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进行特别投标(条件:足够的电网容量)
  • 在2030年提高发电领域的可再生能源份额至65%
  • 放弃2020年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将重点放在截至2030年相比于1990年减排至55%的目标。
  • 德国将成为电池电芯的生产地(建立Fraunhofer存储技术研究所)
  • 促进供热,交通和电力部门的结合
  • 德国应加强LNG基础设施建设
  • 建筑能源法旨在为之前有关能效的法律提供一个框架

这次政府选举体现出多样化的野心,同时也体现了在各领域取得有效成果的巨大需求。基民盟政治家奥特迈尔将在新一届大联盟成为联邦经济部长,因此负责执行上述各点的很大一部分内容。

E-World能源行业的晴雨表

虽然联合政府协议是在政治舞台上进行谈判和发布的,但欧洲能源领域的公司在埃森举行的年度E-World会议上进行了会面,数位化缓慢发展是阻碍业界发展的主要因素。此次会议也探讨了可再生能源长期供电合约的课题以及PPA的财务评估的重要性,包括了合约价和零件设计。在我们的白皮书中,我们已经计算了PPA的价格,以帕累托有效的方式划分了生产者和买家的机会和风险。由此可见大型能源公司从事PPA领域并不令人惊讶。但瑞士Axpo公司则认为《可再生能源法》将在20年后将不再给现有设备提供补贴。尽管德国的购电协议议题可能会在2020年之后获得支持,其他国家的项目通常由购电协议提供资金。例如,Axpo公司以10至15年的协议以及不需要任何经济支持的情况下正在为葡萄牙建造一座25兆瓦的太阳能电站。(来源:Energate)。

Vattenfall也进入了长期购电协议市场并已在荷兰签署了三个总容量为38兆瓦的太阳能项目。Vattenfall表示太阳能系统的运营商可以通过购电协议减少对价格波动的依赖。(来源:Energate)。

然而,随着有关购电协议签订,应该在合同或项目期间内确定发电量。否则,两个缔约方中的其中之一可能在最终阶段处于劣势。

阶段,光伏发电比风力发电更便宜

随着联邦网络管理局公布光电和风电的投标结果,公民能源风电园区的新规定已经阻止了价格的进一步下降。以4.73欧分/千瓦时计算,平均投标价格比2017年11月的投标增加了20%以上。此外,市政能源公司的主导地位下降,其中标量从90%以上降到约20%。

在德国的招标中,光电价格首次比风电便宜,平均价格仅为4.33美分/千瓦时,在已经成功的项目中最低投标价格仅为3.86美分/千瓦时,最高为4.59美分/千瓦时。24个合同中就有10个项目在巴伐利亚获批,而200兆瓦的投标几乎获得了超过了3倍的认购(来源: PV Magazine)。图1显示了自2017年初以来德国可再生能源的投标结果。显然,价格在过去12个月内大幅下降,并越来越接近电力市场的批发价格。

图1:自2017年以来德国风电和光伏招标的结果

图1:自2017年以来德国风电和光伏招标的结果

能源业正处于低潮中

如图2所示,德国2019年的供电价格从2018年初至2月底下降约3欧元/兆瓦时。然而,明年的合约在2月份像是坐了过山车。在本月的前十天,价格下跌至低于33欧元/兆瓦时,本月中期回落至35欧元/兆瓦时。本月初价格下跌主要是由于煤炭价格下跌所致。煤炭供应价格API2 指数从约85美元/吨下降至78美元/吨以下,电力价格也随之一并下降。

图2:2019年1月和2018年2月的2019年基准(DE)价格发展情况(来源:Montel)

图2:2019年1月和2018年2月的2019年基准(DE)价格发展情况(来源:Montel)

到本月中旬,随着二氧化碳排放量证书到达顶峰,所以在2018年2月很少低于9欧元/吨。与此同时,电价随着煤炭价格上涨并再次上涨,上涨至35欧元/兆瓦时。电力价格的上涨也归结于High Hartmut寒流,因此推高了德国和荷兰日前市场的天然气价格。许多欧洲市场的日前价格上涨至历史新高(来源:Montel),德国NCG市场的价格也一样(图3)。

图3:2018年2月NCG市场天然气的供应价格发展情况(数据来源:Montel)

图3:2018年2月NCG市场天然气的供应价格发展情况(数据来源:Montel)

当然,与现货市场的价格变化相比,电力衍生品市场只有轻微的波动(见图4)。在2018年2月,较高比例风力发电与相对较低的电力需求,导致了负价的出现在2月11日星期日和2月24日星期六,分别是两小时和三小时。

图4:2018年2月德国的发电和电力现货价格(来源:Energy Brainpool)

图4:2018年2月德国的发电和电力现货价格(来源:Energy Brainpool)

然而,出现在2月底出现的低温直接增加了用电量,导致现货市场价格上涨至45至50欧元/兆瓦时,并在最高时刻达80欧元/兆瓦时。